想设计一种“没有庄家”的token?先把这6种发行模式研究一遍

1 个月前 · 橙皮书

事实证明,我的钱包里凭空多出来几个奇怪的token并不会让我去有动力去“关注”你的项目。

在经历了漫无目的狂撒token的空投竞赛,加密货币市场开始不断涌现出一些“公平发行”的尝试,越来越多的项目开始有意识的设置一套分发机制和门槛来筛选用户,向潜在用户分发自己的token。

本文介绍了最近出现的一些有趣的发行方式,Token如何分发到真正对项目感兴趣、并且可能会对项目生态作出贡献的用户手中,并且还能保证相对的公平?如果你有或知道更有趣的模式,欢迎和我分享。

什么是公平发行?

公平发行一直被誉为加密货币领域的“圣杯”(holy grail),即渴望却不可及的东西。但问题是,现在的token在没卖之前就已经被炒上天了,ico售卖的时候估值也很离谱,甚至没卖的token都能被投机者盯上。市场环境如此,那怎么才能实现公平的token发行呢?

各方就公平这个哲学话题的辩论从未停息,但通常会得出相同的结论,即:公平包含了与特定系统相关的每一个可能的个体。在宏观层面上,它是社会的每一个成员,在微观层面上,它在某种程度上涉及到每一个与加密货币有关的人。在比特币出现之前,没有任何一种形式的加密货币涉到个体这个层面。

今年早些时候Arjun Balaji和Hasu的一篇文章将公平发行定义为:为了价格发现和价格平等(不折价)而进行的发行周期较长的产品。对他们来说,EOS的ICO是最公平的形式之一,因为它的拍卖机制能够有效地实现价格发现。

项目的“公平发行”取决于项目上线时有多少“个体”可以获得该项目发行的token或资产,因此对分配情况进行分析是有意义的。对于传统的MOE(交换媒介),可以看持有资产的地址数量,而在基于验证的网络中,可以综合分析分配情况和社区参与情况。对于分配情况的研究,该领域的很多人都将基尼系数作为衡量一个系统“去中心化”的一种方法。

在我看来,重现比特币的公平发行几乎是不可能的,但可以做到尽可能接近。当提到加密货币时,除了估值模型和市场情况之外,争论的主要焦点之一是token的分配,这与资产本身的发行密不可分。

从比特币看公平发行

公平发行的第一次迭代来自于2009年比特币的发行。在比特币网络启动前两个月,没有任何预挖,更重要的是,比特币没有任何的外在价值。在分析比特币时,我们通常会把两万美元作为一个关键指标来看待,这不利于任何比特币相关的研究。

为什么中本聪能坚持不懈的囤这么多比特币,而其他人却不同程度的接连逃走了?

不难想象,直到2010年那场著名的披萨交易发生之前,比特币一直没有传统意义上的“价值”。在那之前,它只是一群密码朋克的一个业余爱好项目,他们来回发送这些当时看似一文不值,后来变成数字黄金的东西。当时比特币的用户都不知道比特币的估值会发生什么变化(或者最终被归类为“资产”),也不知道比特币的价格会以多快的速度达到目前的水平。

丹·霍尔德在解释这个话题的文章中说得很好:

中本聪和其他人一样,不是一个绝对可靠的人。这是他在那个时间节点能想到的最公平的分配机制。将中本聪早期亏本开采比特币与之前开采市值为正(或预期为正)的ICO进行比较,完全没有可比性。

与历史上所有其他创始人不同,中本聪从未将比特币变现过。

在比特币作为一种交易媒介和价值存储的情况下,持有比特币的人越多,这种分配就越有意义。由于一个人拥有的比特币数量与他或他的团队是否有能力为比特币网络的安全性作出贡献无关,所以持有比特币的人越多越好。在比特币的不同价格周期中,早期发行的比特币通过买卖被分配给新的持有者,有效地扩大持有者的数量并实现资产的再分配。

人们一直试图“再现”公平的比特币发行,像Ravencoin和Grin等项目,它们都是作为基本PoW网络推出的,没有基本单价。然而,与比特币的无原罪概念(immaculate conception)不同,这些加密货币都是伴随着偏见而生的,大众会在心理给他一个估值。Ravencoin诞生于2018年1月3日,主要投资方是Overstock的Medici Ventures。直到今天,Ravencoin的核心开发者仍然与Medici保持着联系,Overstock曾向Ravencoin投资“数百万美元”,这让它与这款游戏的推出产生了有意义的关联。反过来像比特币这样的货币发行,其价值就不会有隐性估值,除非网络是在自愿开发的创世区块之后启动的。

另一方面,Grin略有不同。因为隐性估值与核心开发没有什么关系,说白了token的价值就是被外部投资者炒起来的。核心开发团队仍然是独立的,但是这次发布非常引人注目,有传言称将有超过1亿美元的spv来参与挖矿。那些投资spv挖矿的人也会大肆宣传这个网络算力现在有多大,算力越大隐含token价值越大,方便炒作嘛。

比特币后的“公平”发行尝试(像Ravencoin和Grin),通常会受到隐性估值和信息不对称的困扰,尽管这也不是发行者的本意。虽然这两家公司都受到了批评,但它们至少试图为2018年和2019年的发行提供尽可能公平的条件。在这段时间,1CO投机活动猖獗,token发行估值过高。

比特币的发行是一个自发的公众集会,Grin和Ravencoin的发布是带有宣传目的的公开聚会,ICO项目的发行大多是通过各种无意义的大会和俱乐部自嗨。在自发聚会中,人人平等;线下meetup的推广人员通常自导自演;大会通常有几个高调演员和充斥着大量的噪音。

从山寨币空投看公平发行

简要介绍一下诸如空投(airdops)之类的分发机制,空投通常包括向广泛的个人分发token,以传播对该资产的认识。在2017年的1co热潮中,空投作为一种营销策略变得越来越普遍,目的是让更多的人对自己的项目感兴趣。它也是那些只通过私募方式筹款的项目接触散户的途径。举例来说,比如Polymath的通用250 token进行空投和OmiseGo的变量空投给以太持有者。一些项目甚至通过空投让追随者为他们工作,比如Quantstamp的 “Proof of Caring,” 和Mainframe的 “Proof of Heart.”

通过token销售来分发token并不是最早实践空投这一想法的——Stellar和Decred等早期项目都是从空投开始的,但都没有进行token买卖。

注:Stellar向Stripe提供了20亿,相当于300万美金的恒星币(Stellar自己的token)。作为回报Stripe将净利润返还给了Stellar的基金会。

然而,没有附加任何意义的空投更像是一扇旋转门,而不是一种有效的用户获取方法。人的普遍心理是,做最少的工作来获取最大的价值,而大多数空投只是简单的要求用户注册,不需要进行任何有意义的贡献或工作。用户只需做最少量的工作(注册),就能拿到他们的token,然后在公开市场上卖掉它们后,就彻底把这项目忘了。

图片

那我留在这儿(项目中)的动机是什么?

真的没什么动机,我只需要简单了解一下项目最基本的东西,然后拿到空投就好了。Polymath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注册给了用户价值将近250美元的token,而这个token除了最基本的支付功能外,没有任何用处。大多数用户还记得Polymath这个项目吗?也许吧,但他们记得的是250美元的收益,而不是项目到底是做什么的和他有什么价值。

其他有益的空投尝试

销售预挖token需要自己定义百分比和接收机构,其本质与公平发行相去甚远。在SPV的例子中,Grin的是第三方的集体和协调工作,一起推进主网上线。EOS在较长的发行周期和价格发现方面做了很大的尝试,但仍能够决定参与门槛,甚至有权将自己的资金循环用于出售。

以下我们来看几个例子,这些项目都尝试将token分配到那些既可以对项目做出贡献,又可以帮助项目成长的参与者手中,并试图避免在token销售过程中的纯粹投机行为。

Numerai

Numerai于2017年6月在以太坊上正式推出Numeraire。上线后,120万token被分发给了1.9万名数据科学家——即token的潜在用户,因为Numeraire应用程序涉及到构建ML模型,以便预测金融市场将如何运行。Numerai在“Numeraire”发布之前就已经存在了,并且已经聚集了一群对这个平台感兴趣的数据科学家。Numerai选择不进行众筹,而是向潜在用户分发token,这些token就变得有意义了。

如前所述,没有token的分配可以“公平地”冷启动,token的供给量和估值一般由一个中心化组织决定,然后在网络中的涉众(包括投资者、团队和“社区”)之间进行分配。这里的“社区”指那些对项目感兴趣的人,而不是那些只是想把免费拿到的token卖出去的纯投机者。

当Numerai刚上线时,数据科学家能够通过向系统提供最佳模型,在没有任何风险的情况下赢得比特币。然而,随着token的引入,数据科学家在游戏中的收益开始有了风险,如果他们的预测不佳,相应的他们的收益就会减少。也就是说,NMR充当了一种信任机制,只有符合要求的结果才能通过,这样就促进了数据科学家的正确参与。

在初始分配后,Numerai也继续向类似的方面分配资金。2018年3月,Numerai宣布将向Kaggle的用户赠送价值100万美元的token,当时正值Kaggle被谷歌收购,旗下拥有超过一百万的数据科学家用户,这也是Numerai扩大自己的用户基础的一次努力。

NMR的供给量和分发量的不断增加,使得NMR成为最广泛使用的token之一。但随着Numerai建立了自己的数据市场Erasure,公司计划将供应削减一半,并将剩余资产分配给必要的利益相关者。考虑到他们已经建立起了自己的社区,并且token持有者都在进行有意义的活动,此时引导市场可能会更容易一些。

注:在撰文期间,Numerai向机构投资者出售了价值1100万美金的token。

Handshake

Handshake的目的是用去中心化的系统取代传统的中心化认证/授权机构(为了证明某一合法的在线身份,可以颁发可信证书的实体)。由于Handshake仍在开发中(与Numerai现有平台不同),它采用了另一种方法来上线他的资产。

当创世区块产生时,Handshake将拥有13.6亿个流通token。然而,这部分资产中有77.5%将同时授予贡献者和开发人员。7.5%被分配给项目的直接贡献者,这有点儿类似于Numerai用他们的平台向数据科学家分发token的方式。然而,大多数token(70%)将授予更广泛的开源社区,授予那些GitHub FOSS贡献者、超过6个月的freenode帐户、PGP信任成员网络(约60000名),以及那些直接联系项目并主动做长期贡献的人。Handshake将通知那些已经具备资格的候选人进行相关的提名流程。

图片

事实上Handshake在预售时已经筹到了1020万美元(图中7.5%的token),把Handshake协议的估值推向了1.36亿美元。遗憾的是,比特币的“无原罪概念(immaculate conception)仍无法在他们的案例中实现,但他们决定将77.5%的代币分发给贡献者和开源开发者,也标志着他们努力在实现普惠。然而同时,这也同时令人困惑,因为Handshake的主要价值增值不在于锁定多少资产进行验证,而是来源于购买Handshake的域名。

WorkLock

这里介绍一种非原文中提到的比较有趣的token分发方法,来自NuCypher的WorkLock。他们是这样做的:

  • 参与者将其ETH托管到一个智能合约中,该合约被锁定;
  • 作为回报,他们得到项目token(也就是NuCypher的token);
  • 参与者可以随意使用这些token;然而,如果参与者将token用于其预期目的(例如运行权益节点),他们将可以在产生一定数量的工作后收回被托管的ETH
  • 如果参与者选择不将该token用于预期的用途,他们托管的ETH将被烧毁;
  • 参与者可以选择做更多的工作(在获得额外的筹码后)来更快地收回他们的托管ETH。

这种方式的好处是什么呢? WorkLock强烈地激励参与者将token用于其预期目的,并通过其锁定的ETH赋予他们参与感和危机感。

WorkLock最大化了参与者遵从法规的可能性。由于参与者无法购买token,也没有其他的投资渠道,而且这个过程让他没有投机的机会。相反,他们被鼓励按照计划使用代币,否则就会丧失他们托管的ETH。WorkLock是去中心化的、无权限的:任何能够执行工作的人都可以参与。而且由于参与者只会放弃他们所锁定的ETH期间的这部分时间价值,所以这种分配在任何市场条件下都可能相当有效。

WarLock

基于刚刚介绍的WorkLock的模式,为了激励参与者能够更持续且长期的为项目作出贡献,并且能够根据自己的贡献获得更多的回报,Rocco提出了升级版WorkLock——WarLock模式,一听就颇有战争的意味。

该模型的基本规则和WorkLock相同:即参与者将ETH托管到一个智能合约中,该合约被锁定。作为回报,他们相应地会得到项目token。

不同的是,WarLock模型下,参与者可以先通过完成一定量的工作解锁自己25%的ETH。剩下的75%的ETH将与所有其他参与者托管的ETH汇集在一起,此时将会产生一种额外的块奖励(exogenous block)。

有意思的是,那些没有参与token分发(没有锁ETH)外部参与者也可以去争取这部分奖励,从而加剧了网络中的竞争,也扩大了网络效应。但需要注意的是,参与者们必须在到达某一区块高度之前一直为网络工作,否则将丧失获得额外块奖励的资格。如果他们持续工作,他们可以得到t数量的token以及eˣ数量(x指工作时间)的区块奖励。

额外块奖励(exogenous block)开始时很少,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会定期增加。

这种机制下达到的效果是:

1)提供足够多工作的网络参与者可以通过这段时间获得的额外ETH来补偿他们托管ETH的机会成本。 2)所有可能的网络参与者现在都可以与token分发参与者(托管ETH以换取token的那部分人)争夺所有额外块奖励,这最终对网络的去中心化和安全性产生了积极影响。

Lockdrop

写到这里,想到了昨天参加Polkadot线下活动时提到的Lockdrop token分配方法,由于距离Edgeware上线也不远了,可以期待一下这种治理机制的表现。

Edgeware的创世区块将创建50亿个EDG token,其中90%将分发给lockdrop中的参与者。之后,每个区块将以固定的速率产生新的token。要获得EDG,用户需要将持有的ETH锁定在一个智能合约中。他们获得的EDG数量将取决于他们锁定的ETH的数量及时长。

目前潜在参与者有四种选择:可以锁三个月、六个月或一年。他们也可以直接从钱包里锁定这些ETH,但这是这种情况下获得的token就比较少。

因此,一个持有ETH的用户锁定3个月将得到1股,6个月得到1.1股,一年得到1.4股。用钱包锁定ETH的用户只获得0.6股,而且还有延迟,他们将在Edgeware主网上线一年后才会拿到token,而所有把ETH琐在特定智能合约中的用户将在Edgeware上线后立即获得EDG。

举个例子:想象一下,此时不再是50亿token,而是500亿token。假设只有四个人参与,每人选择一个不同的锁定期锁定10个ETH。这意味着他们分别会被分配6股、10股、11股和14股。

那么在主网上线后,锁定3个月的人会得到121.95 EDG,6个月的人会得到134.146 EDG,一年的人会得到170.73 EDG。

但是,如果不是四个人,而是40个人,其他条件不变,那么每个人只能得到如上例所示的EDG的十分之一。

Lockdrop的模式下给对项目感兴趣的ETH持有者设置了一个小门槛,他们需要牺牲一部分token流动性的机会成本来获取相应的token。

Livepeer

(参见橙皮书另一篇文章:https://orange.xyz/p/346

比特币后的“圣杯”之争,谁能重现下一个“公平发行”?

不管是Numerai通过建立有意义的用户基础,并奖励现有用户的方式,还是Worklock中通过强势规则激励token持有者作出符合预期行为的方式,等等,我认为都是发展良性社区的有益思路。 类比一下公司的架构中,股权或期权会赋予创始团队或作出突出贡献的核心成员,在去中心化的社区中,相应的,token激励应当给到那些真正会为整个生态和项目的发展做贡献的人,只不过这些“贡献”将会以更加分散、更加不可控的形式呈现。

上述提到的这些项目中,有的还没有实现他们最初的目标,有的正在朝着这个目标努力,有的还仅仅停留在理论的层面。但随着主网的接连上线,这些治理模式将一一得到检验,当然,我们期待、也一定会有更多的创造性的token分发机制的出现,来不断的挑战比特币完美的“公平”发行。

(完)

文章来源: https://medium.com/alpineintel/on-fair-token-launches-3d500dc0576c

作者:Rocco

编译:Jessie

其他参考资料:

https://blog.nucypher.com/the-worklock/

https://www.coindesk.com/1confirmation-canaan-partners-back-startup-pushing-new-spin-on-airdrops

https://medium.com/alpineintel/the-warlock-building-in-additional-rewards-for-network-effects-cbb8907f5f44

橙皮书

关注区块链产品与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