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言家周报#16:现在是加入区块链行业的最好时机吗?

7 个月前 · 橙皮书

预言家周报-第十六期#16Mar 25, 2019

好奇心日报做了一系列报道,采访了几位最早的互联网记录者,希望通过他们还原那个时代。最新一篇文章采访的对象是许知远。

我完全没有经历过1999年的互联网。所以在别人的叙述里,我很容易找到自己对那个时代的想象。在我所处的这个行业,人们把现在的区块链比做是1999年的互联网。我不知道这是否正确。我希望从那些亲历者口中摸到那个时代的样子。

许知远在采访里提到了一些非常有意思的东西。

1999年的年轻人迫切的想要“成为世界的一部分”。这个愿望也是当时中国的愿望。经过长达 15 年的谈判,1999 年距离中国加入 WTO 到了最后关头。整个社会正要开始经历一场新的启蒙运动。

对我来说,(互联网)当然是更大的启蒙过程的一部分。这个启蒙是以技术和资本为驱动来进行的,通过硅谷让我看到了另一个世界。我当然激动了,那意味着年轻人的可能性。那时候中国也是一个想要特别开放的状态,有很多东西要向美国学习,向西方学习。

第一波浪潮,比如说张朝阳、田溯宁那批人,他们身上都有很强的启蒙意识。到了 2000 年之后,它慢慢变成一个正常的商业形态,它的崭新性慢慢消失,更朝气蓬勃的、更有开放性的东西就会减少了。到现在互联网就变成一个巨大的生意,它不再具有原来那种精神。

有人问,现在是不是加入区块链行业的最好时机?

如果仅从技术发展角度来看,目前还处于基础建设阶段,技术还在探索,创业者还在找应用场景和用户需求,它显然不是一个像06年出现云服务之后迎来应用大爆发的创业潮。

但我们有机会成为这一波浪潮的启蒙者。

对于1999年这波互联网浪潮,当时的许知远写道:“仅仅从商业角度来衡量这场运动是愚蠢的”。“我承认我们惊羡于财富,但更重要的是,我们发现自己的生活视线被令人吃惊地撕开了”。

想想看,这跟你现在呆在加密货币这个行业里感受到的东西是一样的吗?

新的启蒙、新的思想、新的技术、新的文化、新的商业力量——以及最直观的,新的财富——几种不同的东西交织在一起,它是打破禁锢的,它意味着年轻人的可能性。

也许当你想清楚这个问题了,答案也就清楚了。

上周加密世界最好看的 7 篇文章

  • 肖风:经济是技术的表达,数字资产将是新金融的核心资产

    @Leon:肖风的这篇演讲稿说的非常清楚了,经济是技术的表达,新的技术创造了新的经济活动和模式,新的经济活动又会刺激新技术的诞生。互联网已经迈出了第一步,随之而来的是大量的基于数据的经济活动,数据经济逼着我们去创造相适应的技术,就是区块链。

  • Microsoft, Facebook, trust and privacy「数据时代,我们无处安放的隐私」

    @郭宇:社交网络巨头 Facebook 近来一直因隐私问题深陷泥潭,最近甚至又爆出丑闻:6 亿用户密码可被员工随意读取。两周前, Mark Zuckerberg 才刚刚发表雄文阐述公司的新愿景,这被外界广泛认为是 Facebook 进行大转型的开端。 

    Benedict Evans 通过这篇文章将 Facebook 与 Microsoft 的境遇进行对比。Facebook 目前面临的关键问题是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社交平台,用户信息受到了有组织地滥用。同样 Microsoft 在二十年前也曾经遇到相似的问题: Windows 和 Office 平台上各种功能强大的 API (还记得 https://undocumented.ntinternals.net ?)与 Office 软件内嵌编程功能造成了恶意软件,病毒与木马的大肆泛滥。 

    Microsoft 很自然地选择在原有系统基础上进行修修补补,阻止情况进一步恶化,要知道在2000年后,这种生态催生了大量的杀毒软件与安全软件公司。而历史表明,Windows 平台上恶意软件问题的缓解并不是源于 Microsoft 的举措多么有效果,而是整个行业发展到了新的时期——云时代与移动互联网:业务系统服务端逐步迁移到 SaaS 和云服务,客户端则更倾向于选择移动端操作系统。Facebook 现在也下决心转变方向,正如当年的 Microsoft,不同点是后者当年完全处于被动地位,而前者却令人意外地选择了更为激进的态度。 

    对于 Microsoft 和 Facebook 这样的大平台,我们常常会以非常矛盾的方式来抱怨:太封闭或太开放。太封闭是平台对第三方应用有太多的严格限制;太开放?这使用户的隐私数据(系统API)被滥用。这中间需要寻找一个「微妙的平衡点」。 

    姑且大胆猜测一下,这个平衡点也许需要借助区块链。也许历史会重演,隐私随处泄露的当下恰恰是一个伟大时代的开篇,正如十几年前,那个不感染病毒的电脑如同大熊猫一般珍贵的年代。

  • 成也以太,败也以太

    @Dovey:以太是行业的少有金宝宝,承载了无数人的希望。但是金宝宝的一个巨大风险就是伤仲永,谁叫预期是魔鬼呢? 

    2017年的由以太坊开启的牛市,是信息不对称下不切实际预期的产物。在新技术光环效应下,这种预期很大程度上会变成对神秘不可知力量的美好想象,继而带来投机的资本和盲目狂热的群众。 

    和比特币的核心愿景是全球化货币不同,以太坊在愿景上直奔了人类组织的哲学核心 —— 协作的范式。智能合约的概念的提出,其实是把2014年的“数据库”和“账本”服务普遍化了,普遍化到了一个完全不懂技术的人也可以产生美好想象的程度。 

    但当光环褪去,熊市大浪洗净铅华后,以太坊诸多问题凸显。如今的内忧外患,加之V神的佛系态度,确实会让信仰流失,共识崩塌。 

    希望以太不要凉,但是信仰从来只是革命胜利者的乐章。

  • 为什么匿名币将统治下一轮牛市

    @李画:你有没有想过,全面的数字货币时代也许很快就会到来,也就是说,在不久的将来使用现金将是一种违法行为。谁会有巨大的动力去推动这一时代的到来?政府。 

    这难道不是一个好消息吗?对于区块链行业。但你知道现金时代的终结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个体隐私的彻底丧失、以及自由选择的不复存在。 

    你所有的行为与关系都是围绕着「金钱」展开的,你的人生也是,数字货币的易于监控性将让你无处藏匿,以及处在可即刻被审查与被管控的巨大不平衡之下。 

    只有一种加密货币能打破这种不平衡,匿名币,因为它具备现金的主要特征——匿名。它是我们对抗不可避免将会到来的数字货币时代的唯一堡垒,噢,也许还有另外一种方法,就是重新回到以物易物的时代。 

    这就是当我们谈匿名币时我们谈些什么,这就是匿名币的重要性。

  • Sand, Death and Cryptocurrency: Life in a Decentralized Syria

    @朱峰:在一个准无政府状态的国家中,尝试区块链技术给社会带来的变革,可能会比在一个“正常”国家更容易看到显而易见的反馈。分散式的治理模型是否可以打造一个“现代式民主”,值得我们花费更多精力去观察。显然,当下的叙利亚是个很好的研究对象和实践目标。

  • Analyzing the 2013 Bitcoin fork: centralized decision-making saved the day

    @国宁:这篇长文记录了一段比特币社区尘封的历史,2013年3月11日比特币社区的一次由版本升级带来的“分叉”危机,而这可能是比特币技术发展史上经历过的最严重的由技术问题导致的“分叉”,以及这场危机最后是如何通过中心化决策被解决的。 

    回顾这次危机,我们可以看到一个高效的社区应对风险并快速达成共识的流程有多么必要。特别是技术发展的早期阶段,一些中心化决策机制在这次危机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尽管从长期看来,这些机制对于社区是非必要的。在这次比特币化解危机的过程中,一套能够让拥有授权密钥的开发者向所有客户端广播报警信息,以及能够快速协调占有主要算力的矿池快速的切换客户端版本,这些都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 到底啥是密码经济学?

    @阿剑:这篇也是老文章了,在中文世界里也有很多个译本。我仍记得当年读到开头第一句时候内心的惊诧感。一年多过去了,我眼看着这个新词的内涵似乎并没有多大进展,心下也嘀咕,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也许是因为大家并不那么懂经济学,在真正需要密码学的地方也不太懂密码学吧。现状要求我们反思 “Crypto-economics” 的根源到底在哪里,原理是什么,要用到哪些方法。

有哪些文章被我们错过了?

  • 我们有错过哪些精彩的文章吗?如果你有更好的补充,欢迎把文章推荐给我们,一起建设这个newsletter。邮箱:inneverland2013@gmail.com

「往期 issue」

橙皮书

关注区块链产品与技术